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信息公開目錄 > 其他公開信息 > 法制問答
江蘇省常州市金壇區法律援助中心對老年人胡某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提供法律援助案
字體大小:
保護視力色:
來源 司法局 發布時間 2019-07-23
主題分類 法制問答 文號

【案情簡介】 70歲的胡大爺將承包魚塘養殖搞得紅紅火火,但2017年8月28日的一場車禍改變了這一切。當天上午11時許,胡大爺從養魚塘騎電動車回家吃飯途中發生車禍,不幸摔傷昏迷不醒。胡大爺的兒子向交警報案后,將受傷的胡大爺緊急送醫。  事故發生后,撞倒胡大爺的徐某拒絕給付醫療費。無奈之下,胡大爺的家人請求村委會出具了相關證明,申請道路交通事故社會救助基金先行墊付了部分搶救費用,然而這只是杯水車薪。胡大爺一家先后花費了醫療費130000余元,不僅掏空了老夫妻的養老錢,還四處債臺高筑。胡大爺妻子找到常州市金壇區法律援助中心尋求法律援助。根據《江蘇省法律援助條例》第十條第六款的規定,“屬于因身體遭受嚴重損害請求賠償的”,可以申請法律援助。法律援助中心審核后,認為胡大爺符合相關法律援助條件,遂決定給予法律援助,并指派江蘇興壇律師事務所律師鄒建麗辦理該案。  承辦律師接案后,第一時間向當地交警部門調取了事故認定書,認定書上載明:事發當天同村村民徐某騎著自行車左轉彎時與胡大爺在該路口發生碰撞,致胡大爺受傷,兩車均有不同程度損傷,經交警部門認定,該起交通事故徐某應負主要責任,胡大爺承擔次要責任。隨后,承辦律師收集胡大爺住院治療的相關資料,提起司法鑒定。經鑒定,胡大爺的傷情構成九級傷殘。在準備就緒后,承辦律師為胡大爺計算了各項損失,依法提起民事訴訟。  承辦律師本以為這是一起簡單的交通事故,只需法院依據法定標準審查胡大爺的各項損失即可判決。首次開庭卻接連發生意外,讓簡單的案情變得撲朔迷離。被告徐某的律師認為事故認定書并未送達徐某,事故認定書并未生效,同時提出徐某對事故責任不認可,已向常州市交警部門提起事故復核。徐某更是語出驚人,表示不僅自己沒有撞人,而是見義勇為才扶起了胡大爺。旁聽的家屬和村民一片嘩然,法官不得不將本案的爭議焦點變更為該起交通事故如何發生及雙方的責任劃分。被告律師提交了從交警部門調取的事故現場照片、同村村民證人證言,并申請了三位證人出庭,證明原、被告之間并未發生碰撞。理由之一是現場照片和證人證言顯示原、被告的車輛狀況完好,二是以被告車簍里的瓜沒有破碎為依據,判斷兩車之間根本沒有發生碰撞。承辦律師面對突發情況沉著應對,以三位出庭證人為突破口,尋找有力證據,經承辦律師追問,證人描述車簍子里的瓜實際只有拳頭大小,該品種的瓜因個頭較小不易開裂,故以瓜的完好來推斷兩車沒有發生過碰撞,顯然理由不夠充分。另外,二位證人對自行車車況陳述不完全一致,一位證人陳述自行車完好無損,另一位卻陳述自行車沒有撐腳無法站立;且這二位證人均不在事故第一現場,均非目擊證人,證言顯然難以采信。由于承辦律師的據理力爭,法官決定休庭,擇期再開庭。  本案的重點是查明胡大爺與徐某之間是否發生了碰撞,這是后續主張賠償計算損失的基礎。由于胡大爺年齡較大且腦部受傷,難以還原事故經過,承辦律師親自去村上走訪調查,多次到胡大爺的首診醫院、交警部門了解案情,同時通過向法院申請調取交警部門處理此次事故的全部檔案,認真研究、仔細推敲,掌握了原、被告案發當天的行蹤,客觀具體地還原了事故發生的經過。在第二次庭審時,承辦律師先是針對徐某沒有碰撞的辯解進行反擊。首先,證人事后看到證實原、被告的兩輛車是交疊著平躺在地,符合碰撞后的表象;其次,根據交警部門拍攝的多角度照片,能夠辨認出來兩輛車均有損壞,地上存在車輛零件碎片和油漆剮蹭,尤其是被告的車頭是歪的;再次,交警部門的首次調查筆錄中,徐某陳述是自己撞了胡某,且徐某在首診醫院接診時曾自認“是我撞的,我回去湊錢”。對于承辦律師提出的質疑和有力證據,被告徐某難以自圓其說。隨后,承辦律師針對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的證明效力發表了觀點,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七條規定,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制作的交通事故認定書,人民法院應依法審查并確認其相應的證明力,但有相反證據推翻的除外。原告依法提交的交通事故認定書是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對事故現場進行勘查,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依據道路交通事故處理程序所作出的,且已依法送達給徐某,徐某的拒絕簽收不應影響認定書的證明效力。  承辦律師有理有據的分析讓案情漸漸明朗,最后一步就是對胡大爺的損失進行仔細核算。徐某又橫生枝節,提出胡大爺曾在四五年前做過開顱手術,頭部有外傷史,對本次評殘結果有影響。承辦律師庭后經向家屬和村民求證,胡大爺確于20年前受過腦外傷,但并無大礙。20年來,胡大爺一直在村里承包魚塘搞養殖業,有時也在建筑工地打點小工,足以證明他在事故發生前完全能夠正常生活,腦部舊傷早已恢復。且從胡大爺的病情分析,胡大爺住院后進行的是“左側開顱血腫清除+去骨變減壓術”,正常人受此重傷也會構成九級傷殘,是否存在舊傷,不影響傷殘等級的高低。此外,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十六條規定,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也有過錯的,可以減輕侵權人的責任。本案中,胡大爺頭部外傷治療史,并非原告主觀過錯,非法定減輕情節,也不能成為侵權人減輕賠償責任的理由。  承辦律師的觀點得到了法官的認可和采納。2018年10月20日,金壇區人民法院判決被告對該起事故負主要責任,并支持了原告胡大爺賠償12萬元的訴訟請求,徐某對判決未提起上訴,現判決已生效。

【案件點評】 本案案情復雜,由于沒有監控、沒有目擊證人,在肇事方徐某否認的情況下,如何確定有無發生碰撞?是此案判定的關鍵,徐某是刻意逃避責任還是好心見義勇為,這不僅是法律問題,更是個敏感的社會問題,處理不當既可能讓受害人流淚,也可能讓施救者寒心。承辦律師親自走訪調查取證,適度借助庭審策略,細心比對發現疑點,幫助法官最大可能地還原了案發經過。針對徐某否認交通事故認定書的證據效力時,承辦律師準確引用相關法律法規,明確指出徐某系惡意拒簽,不應影響認定書本身的證明效力;面對徐某提出舊傷影響鑒定結論時,承辦律師以胡大爺客觀的工作和生活經歷,輔以醫療就診記錄的詳細分析,證實舊傷不影響本案的鑒定結果,亦非減輕侵權人責任的理由。整個辦案過程,充分體現了承辦律師對案件事實的把握能力、相關法律規范及司法原則的熟知程度,她將枯燥的案件變成生動的法律戰場,圓滿完成了這起復雜疑難案件,讓當事人感受到了法律的公平正義。

TOP】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河北快3